东汉末年—陆逊

陆逊(183年-245年3月19日[2]),本名陆议,字伯言,吴郡吴县(今江苏省苏州市)人,是三国时代吴国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负责统领吴国军事和政治多年,并同时掌管民事,辅佐太子等。历任吴国大都督、上大将军、丞相。63岁去世,追谥昭侯。与周瑜、鲁肃和吕蒙合称四大都督。

吴郡士族

陆逊出自吴郡陆氏,东汉光和六年(183年)出生,少孤,儿时随其从祖父庐江太守陆康,后军阀袁术自九江遣孙策谋攻庐江,陆康与之战于庐江达两年,因缺粮致陆氏宗族损耗大半。为避战祸,陆康令人携幼子陆绩及从孙陆逊返回吴郡。陆逊长于从父陆绩数岁,帮助他纲纪门户。 当时,陆绩及其外甥顾邵以博览书传齐名,陆逊、张敦、卜静次之。

仕于孙吴

东汉建安八年(203年),陆逊21岁,投入孙权旗下,历任东西曹令史,后在海昌担任屯田都尉,行县长之职务。当时县里连年旱灾,陆逊开仓分谷于贫民,并监督县里的农业发展,深深得到当地百姓的信赖。当时吴郡、会稽郡、丹杨郡多有山越盗贼潜匿,陆逊上疏陈述平定山越的利益,请求由他去征讨。这其中尤其是会稽山贼大帅潘临,危祸当地多年。陆逊率军平乱,所到之处皆顺服之,此时其部曲已有二千余人。建安二十一年(216年)鄱阳贼帅尤突作乱,陆逊同贺齐多次讨之,拜定威校尉,军屯于利浦。

议见兵势

孙权将孙策之女许配予陆逊,并多次拜访论天下时务。陆逊建议孙权:“现今群雄如弈棋,贪残之人窥望伺探,欲战胜敌人,平定祸乱(指孙权领地内的山越),大家得要同舟共济。当今山越贼寇仍然在地方作乱,我们若要拓展更多的领地必进处处受阻、困难重重。如无法安定内部问题,对外开拓难有所作为。吾建议应扩大兵源,并从中取其精锐。”孙权纳其良策,拜陆逊为其帐下之右部督,统领宿卫兵,又授给陆逊棨戟,让他都督会稽、鄱阳、丹阳三郡。

当时丹杨贼帅费栈接受曹操的印绶,煽动山越作为内应,孙权便遣陆逊讨伐。陆逊知道费栈部众多于他所率兵马,便巧施计谋,布署其军旗和鼓于四周,潜军在黑夜中的山谷中,时机一到便击鼓而前进攻,敌军顿时胆怯,以为四面八方皆是官兵,费栈与其部众登时分崩离析。陆逊之后挥军平定扬州东部三郡的贼寇,经此役得到精兵数万人,将其中健强体扩者补充兵员,羸弱者纳入充实户口,抒解当时吴国人口与兵力不足的问题,后回军屯兵于芜湖。

当时会稽太守淳于式上表告陆逊违法征用民众。陆逊返回知道此事后,反为淳于式说好话,孙权为陆逊的长者风范甚为佩服。

初露锋芒

东汉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关羽讨魏将曹仁于樊城,留兵将守备公安、南郡。吴都督吕蒙意欲用计偷袭荆州,便称病前往建业。时年37岁的陆逊前往见之。谓曰:“羽矜其骁气,陵轹于人。始有大功,意骄志逸,但务北进,未嫌于我,有相闻病,必益无备。今出其不意,自可禽制。”(关羽凭借其骁勇,目中无人。立了大功便骄矜自大,他只专注于北进,未对我国有所戒心,听闻将军称病,必定更削除对我军的防备,之后出其不意攻之,便可擒拿关羽。)吕蒙为不泄露军情,假意称关羽是无法图谋的,不过吕蒙回到建业,便推荐以“意思深长,才堪负重”、但“未有远名”的陆逊,孙权便拜陆逊为偏将军右部督,替代吕蒙的位置。[3]

陆逊于陆口到任后,便写信向关羽示弱,使其对吴失去戒心。[4]关羽不虞有诈,调荆州守军北攻襄樊,削弱荆州守备。建安二十四年十一月(219年末),孙权乃潜军奇袭,使陆逊与吕蒙为前部,立即攻克了公安、南郡,陆逊领宜都太守,拜抚边将军,封华亭侯。吕蒙追杀关羽的同时,陆逊由别路进军,攻破房陵、南乡等处,刘备手下的宜都郡守樊友、房陵太守邓辅、南乡太守郭睦、秭归大姓文布、邓凯或败或逃,诸城长吏及蛮夷君长皆降,使得关羽经由三峡退入益州及刘备发兵救援的道路断绝。时荆州士人初降服,仕路不通,陆逊便上疏孙权曰:“今荆州始定,人物未达,臣愚㥪㥪,乞普加覆载抽拔之恩。令并获自进,然后四海延颈,思归大化。”此一举措成功拉拢部分荆州人士的归附,拢络了荆州人心,已经逃到刘备阵营为将的文布在陆逊诱导下率众投降。这也间接造成日后刘备征吴时难以成功策动荆州各势力响应蜀军的原因之一。孙权后封陆逊为右护军、镇西将军,进封娄侯,官职已位于吕蒙之上。

孙权想要彰显陆逊的功德,虽然陆逊已经是将军,获得封爵,依然想让他担任扬州举人,于是令扬州牧吕范征辟陆逊为别驾从事,举茂才。

夷陵扬名

汉章武元年、魏黄初二年(221年),刘备为夺回荆州并报关羽被杀之仇,亲率大军伐吴。孙权遣使求和不成,只得向魏国称臣,表明愿意修好,以免魏国趁机偷袭,同时命陆逊为大都督,整军应战。

次年二月,蜀汉大军进军至彝陵、秭归一带(今湖北宜昌),连营数百里,并得武陵五谿蛮土著部族的支援,声势浩大。蜀军频繁挑战,吴军手下将领皆亟欲出战,但陆逊坚守不出,陆逊深知蜀军锐气正盛,同时长江三峡地段陆路崎岖、水路惊险,又是下游作战,地形对东吴的防御和后勤供应较为不利,于是陆逊决心实施战略后撤,便先令吴军退至彝陵、猇亭(今湖北宜都北)一带,据守有利地形,堵住三峡河口。吴军退出三峡后,后勤运输大为改善,于平地扎营,吴军持续坚守不战,静观其变,再寻机决战。两军相持达半年之久,直至六月气候正值酷暑,蜀军疲惫、斗志松懈,又因暑热,移入密林结营,陆逊才开始反击。

陆逊利用火攻,火烧连营,并封锁江面,扼守彝陵道,全线出击,克营40余座,汉军“舟船、器械,水、步军资,一时略尽,尸骸塞江而下”。冯习、张南、傅肜、马良、王甫、蛮将沙摩柯等将皆被吴军斩杀,驻守江北的黄权因退路被断,无法回到蜀地,不得已只好率麾下部队投降魏国。刘备遭到惨败后,连夜率余部退至白帝城。

吴国众将见机不可失,向陆逊请求继续追击,但陆逊认为“曹丕集结大军到此。假借帮助吴王征讨刘备,实在怀有奸心,我决定回军江陵。”果然过不了多久,魏帝曹丕便假借合攻汉军之名,向东吴入侵,但见吴军早有准备,便自行退兵。刘备当时听到曹丕兵分三路攻东吴,便写信给陆逊问道:“如今曹丕已开拔进军至江陵,若我再次向孙权用兵,将军(指陆逊)将如何应付呢?”陆逊回信,曰:“汉军刚刚才打了败仗,元气大伤,应当遣使求和,切勿穷兵黩武。若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会招来另一个灭顶之灾,若是执迷不悟跑来送死,这次就不再客气了。”[6]战后孙权加封逊为辅国将军,改封江陵侯,镇守西陵。

言听计从

刘备不久后去世,蜀汉丞相诸葛亮秉政,再度积极谋合孙刘联盟,使孙刘消除之间的敌对关系。之后凡吴、蜀关系处理,孙权都先征求陆逊意见;给蜀的文书,也先给陆逊看,有意见陆逊可代改后再发出。孙权还专门刻了他的大印,交给陆逊,供他日常处理吴、蜀间的事物所用。 黄武五年(226年),陆逊因驻守的地方缺粮,上表命令诸将广开农田。孙权回复说:“主意很好!即日起我父子亲自领受一份农田,用给我驾车的八条牛分拉四犁耕作,虽然比不上古圣贤所作,也可以与大家一样同等劳动。”陆逊上表劝孙权广施恩德、减轻刑罚,放宽田赋的征收,停止户税的收稽。孙权表示二人情义特别不同,荣辱与共。于是孙权命令有关主管官员写好全部的法令条款,派郎中褚逢送给陆逊和诸葛瑾过目,让他们如果觉得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就手增削修改。

石亭御魏

吴黄武七年(228年),魏大司马曹休大举进攻吴国,鄱阳太守周鲂到曹营诈降,曹休中计,以十万步骑朝向皖城接应。孙权赐给陆逊假黄钺,亲自执鞭扶他上马,百官朝他下跪,于是派遣陆逊迎击[7]。这就如同古时候的贤王在派遣将军出战时,跪在将军的车前,手扶车轮说:“城内由我来治理;城外就只能靠将军治理了。”[8]

曹休既知受骗,自恃兵马精多,遂交战。陆逊自为中部,令朱桓、全琮为左右翼,三路进军,双方决战于石亭,大败曹休,一举击溃魏国十万兵马,斩获万余,获车乘万辆,魏军军资器械略尽。曹休幸得逃脱,然而不久后就愤恨而死。

陆逊回军,受到孙权极大荣宠,赠送自己的车盖给他[9],命左右覆盖陆逊[10],脱下钩络带亲自给陆逊戴上[11],赠给陆逊缯彩、丹漆。孙权为群僚召开酒宴,酒酣,让陆逊跳舞,又脱下所穿的白鼯子裘赠给他[12],并与陆逊对舞[13]。等到陆逊回西陵,又赠给他御船[14]。

教导皇子

吴黄龙元年(229年),孙权称帝,在大将军之上又设置上大将军,地位高于三公。陆逊被拜为上大将军、右都护。同年孙权东巡建业,留太子孙登、皇子及尚书九官等在武昌,让陆逊辅佐太子,并掌管荆州及扬州豫章等三郡事务,主持吴军国大事。

孙权令陆逊教育诸位皇子公子。当时孙权次子孙虑喜好斗鸭,陆逊严肃地说:“君侯应当勤读经典,增加自己的新知,玩弄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孙虑当即就拆毁了斗鸭栏。射声校尉孙松是孙权弟弟孙翊的儿子,在公子中最亲近孙权,他不整军纪,放纵士兵,陆逊当着他的面将他的手下罚以剃光头发。孙松曾有小过失,陆逊当面斥责他,孙松脸色看起来不服气,陆逊看到他脸色稍缓和,问:“你不因我粗鄙,多次来访,以明过失,我便顺从你的来意进尽忠言,为什么你却脸变色?”孙松笑答:“我只是也为自己的过失而生气,哪里敢有抱怨?”太子孙登的宾客南阳人谢景称赞刘廙先刑后礼的理论,陆逊呵斥谢景说:“礼治优于刑治,久为历史所证明,刘讷以琐屑的狡辩来歪曲先圣的教诲,完全是错误的。您如今在东宫侍奉,应当遵奉仁义以显扬善言,像刘廙之谈不必讲了。”

智变规虑

吴嘉禾三年(234年)孙权北征,派右都督陆逊与中司马诸葛瑾攻襄阳。陆逊派亲戚韩扁怀揣奏疏上报朝廷,返回途中,在途中遇到敌人,抓获了韩扁。诸葛瑾听后,十分恐慌,写信给陆逊说:“大驾已还,敌人得到韩扁,将我们的虚实全部打听清楚了。而且河水快干了,最好是赶快离去。”陆逊接报后并未作答复,却催促人种葑豆,与众将领下棋射箭游戏,一如平常。诸葛瑾知道后说:“陆伯言足智多谋,他这样做一定自有考虑。”于是亲自来见陆逊。陆逊说:“敌人知道大驾已还,再不用为此筹谋,便专心对付我们。如今敌人已经守卫了要害之处,兵将已经出动,我们自己应当首先镇定自如以稳住部队,然后再巧施计谋,退出此地。如果今天就向敌人表明我们要走,敌人会以为我们害怕了,必然会来威逼我们,那就是必败之势了。”于是二人秘密定计,令诸葛瑾坐镇舟船,陆逊率领全部兵马向襄阳进发。敌人素来惧怕陆逊,见陆逊要攻襄阳,立即退回城中。诸葛瑾便引船而出,陆逊慢慢整顿好队伍,大张旗鼓地走上船。敌人不知究竟,反而不敢追击,于是陆逊全军安然退出。陆逊撤军到白围,偷偷派遣周峻、张梁等攻打江夏郡的新市、安陆、石阳,周峻等率兵进攻石阳时,恰逢大量石阳百姓在城外集市进行交易,周峻等人突然到来,吓得百姓纷纷入城,城门过于拥挤无法关闭,守卫只能杀死堵在城门的百姓,强行关闭城门。周峻等斩杀以及俘虏关在城门外的百姓,共计千余人[15]。

太子之争

吴赤乌七年(244年),顾雍死后,陆逊被委任为丞相,主持三公的事务,并继续担任荆州牧右都护等职务领武昌事。但不久陆逊参与到太子孙和与鲁王孙霸间的皇储派系争夺。全琮子全寄与鲁王交好,陆逊因而写信给全琮,劝全琮学习金日䃅杀掉全寄以免为家门招祸,全琮不听,引发两人间的间隙。

据《吴录》记载,孙权私下召见杨竺,杨竺支持鲁王,认为鲁王有文武英才,应为嫡嗣。于是孙权打算立鲁王,废太子。当时有给使藏于孙权的床下偷听,将此时告知了孙和;孙和害怕被废,与正要去武昌的御使陆胤(陆逊族子)密议,欲请陆逊上疏表谏,不久陆逊上疏陈述:“太子正统,宜有磐石之固,鲁王藩臣,当使宠秩有差,彼此得所,上下获安。”

陆逊上表了三四次,又请求至建业面见皇帝,欲口述嫡庶之分,但不被允许。孙权追查密议泄露一事,先后将杨竺、陆胤收押审问。[16]而陆逊外甥顾谭、顾承、姚信,都因为亲附太子被流放,太子太傅吾粲因数次和陆逊书信来往,下狱死[17]。

孙权很愤怒,多次遣中使批评陆逊[18][19]。陆逊一气之下,于吴赤乌八年(245年)去世,享年63岁,死后家里没有多余的财产。 陆逊之子陆抗被孙权任命为建武校尉,领父兵五千人。陆抗葬父后,还都谢恩,孙权令中使以杨竺告陆逊的二十条罪状责问陆抗,陆抗一一回答,孙权渐渐消除对陆逊的愤怒。

太元元年(251年),孙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陆抗去建业治病时,流着泪对他认错。

 

官员谋士

东汉名士—鲁肃

2021-11-27 14:20:31

官员武将

东汉末年—周瑜

2021-11-29 11:38:5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