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末年名将—吕蒙

吕蒙(178年-220年),字子明,汝南富陂(今安徽阜南东南)人,东汉末年孙权麾下的名将。由于为虎威将军,故亦称吕虎威[1]。吕蒙出身贫苦,年少时未曾受过教育,便从军打仗。其姐夫邓当是孙策亲信,吕蒙后来受到孙策的赏识、孙权的提拔。吕蒙一方面靠着自身武勇屡建战功,另一方面在壮年时与另外一位江东十二虎臣之一的蒋钦受到主公孙权劝学,笃学不倦,枕籍经史,发奋图强,遍读群书(孙子、六韬、左传、三史等书),逐渐蜕变成长为一位拥有出色战略眼光,且颇有国士之风的智勇兼备的将才[2]。鲁肃病逝后接掌前线军务并担任孙吴势力的军督,后世现今已将周瑜、鲁肃、吕蒙、陆逊合称为四大都督。其功绩是多次成功抵挡曹操的南征,以及运用心理战瓦解刘备势力,白衣渡江兵不血刃解除敌人防卫,并且击败关羽夺取荆州领土南郡、零陵、武陵。

人物事迹

吕蒙少年从家乡南渡,往江南依附姐夫邓当。邓当是孙策部下,曾数次讨伐山越。吕蒙时年十六岁,常偷偷跟随邓当出征讨伐贼众。邓当发现时吃了一惊,但无论邓当如何苛责,也阻止不了吕蒙。邓当将此事告诉吕蒙母亲,蒙母大怒,要将吕蒙处罚,吕蒙表示自己只是希望上进脱贫,才敢于冒险[3][4],蒙母被其言所感动,因而不忍处罚吕蒙。其时邓当手下一名吏员认为吕蒙年纪幼小,因而十分轻视他[5],后来又出言羞辱他。吕蒙大怒,拔刀杀了这名吏员,避罪出走,潜逃到同县的郑长家里。后来吕蒙往校尉袁雄处自首,袁雄代其向上级求情;孙策便召见吕蒙,对其称奇不已,于是赦免其罪,并将吕蒙安排为左右随从。几年后,邓当逝世,张昭举荐吕蒙代领邓当职务,于是吕蒙被拜为别部司马[6]。

200年,孙策遇刺身亡,得年26岁。其弟孙权接掌大权,想要重新编排军队,将小部队裁并到其他部队之中,矛头指向那些统兵较少、地位低微的年轻将领。吕蒙自知如果自己的部队遭到兼并的话,自己将来更难取得成就,于是想办法赊贷筹集物资,让士兵穿上深红色制服与绑腿布,并加紧操练士兵。孙权检阅时,吕蒙兵马“陈列赫然,兵人练习”,孙权见后,认为他治军有方,不但没有削减其部队,反而为吕蒙增加兵员[7]。

士别三日

鲁肃继承周瑜军督之职,在到陆口去的时候,经过吕蒙所在的驻地。当时鲁肃对吕蒙还比较轻视。有人对鲁肃说:“吕将军的功名一天比一天显著,不可以用之前眼光来看待他,您应当进去拜访他。”于是鲁肃听从,便进去拜访吕蒙。酒过三巡,吕蒙问鲁肃:“您肩负重任,与蜀汉荆州的关羽作为邻居,您将用什么办法来防止出乎意料的事发生?”鲁肃轻率的回答:“就随机应变吧。”吕蒙说:“现在长江东西双方(西边的刘备与东边的孙权),虽然表面上好像很和睦,像一家人一样,但实际上关羽是像熊虎一样有野心的人,怎么能不事先预定好应急方案呢?”吕蒙于是为鲁肃筹划了五套应急方案,鲁肃就站起来离开自己的坐席走近吕蒙拍他的背说:“吕蒙阿,我不知道你的才干、谋略竟然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鲁肃就拜见了吕蒙的母亲,与吕蒙结交为好友后分别[13]。

后发制人

后来曹操派庐江人谢奇任蔪春典农,驻扎在皖城的田乡,屡次侵扰边境。吕蒙派人诱使投降,谢奇不从,吕蒙就寻其破绽发动袭击,谢奇退缩,部下扶老携幼,纷纷投降。213年,曹操亲率10万大军进攻孙权,进至濡须口(今安徽无为东南),攻破孙权军江西营寨,俘虏都督公孙阳。吕蒙随孙权统领7万部众抗御曹操,期间吕蒙多次献奇计,均有效验,还劝孙权在夹水口建立船坞。此役中,吕蒙致力于防范敌兵,精到细密。后来曹操遥望孙权的军队,见其阵容威严,布防严密,于是不敢轻易冒进。适值长江春汛将至,孙权写信劝曹操尽速撤兵,曹操也审时度势,主动撤军而回[14]。

 

能谋识断

214年,曹操临退军时,任命朱光为庐江太守,屯军皖城,大开稻田,又令人招诱鄱阳地方的贼帅,让他们充当内应。吕蒙认为:“皖城的田地肥沃,如若敌人收割,附和他们的人必定会增加,这样重复数年,就会看到曹操的势头壮大,亦当及早消除[15]。”孙权采纳吕蒙意见。于是孙权亲征皖城,并在引见诸将求问计策。诸将皆劝孙权堆造土山,添制攻城械具,吕蒙则认为:“如果制造攻城器具及堆起土山,必然需要数日时间才能建成;这样的话敌人的城池就会有时间充分修补,敌人的外援也会必然来到,等到那时候就不能图取了。而且我们是趁着雨水涨水而来到这里,如果我们在这里多留,水涨必然下降,到时候我们归途就险难起来,我认为这样会很危险。今日观察此城,无法防守,我们以三军气势的锐气,四面一起齐攻,不用多时就可以拔城;到时候我会也可能趁着涨水回归,这样就是全胜之道[16]。”孙权决定采用,吕蒙举荐甘宁为升城督,在前线督军进攻,吕蒙则以精锐军队为后继。吴军在黎明时分进攻,吕蒙手执鼓槌擂鼓,士兵都乘着鼓声雀跃奋进,于早饭的时段便攻破敌城。从合肥出发的张辽援军兵至夹石,知道皖城陷落,唯有退军返还。孙权嘉奖吕蒙的功勋,并认为此战中吕蒙的功劳最大,甘宁为其次[17],于是拜吕蒙为庐江太守,将此战所得的人马尽分与吕蒙,又另赐寻阳屯田军六百人,官属三十人。

吕蒙获赏赐后,返回寻阳。此时庐陵一带有贼兵作乱,留守诸将数次进击都不能擒贼。孙权便说:“凶猛的鸷鸟纵使有百只,也不如一只大雕。”(同语亦见于孔融〈荐祢衡表〉:‘鸷鸟累百,不如一鹗,使衡立朝,必有可观。’)[18]于是命令吕蒙讨伐贼兵。吕蒙兵至庐陵,擒杀首恶,余下的全部释放,让他们当平民。

智屈奇谋

214年,刘备任命关羽镇守荆州全土,孙权便派遣吕蒙都督鲜于丹、徐忠、孙规等二万兵西取长沙、零陵、桂阳三郡[19]。吕蒙向三郡致书劝降,长沙、桂阳二郡望风归服,惟独零陵太守郝普守城不肯降。吕蒙安顿好长沙的防务后前往零陵,经过酃县时遇到南阳人邓玄之。邓玄之是郝普的旧识,吕蒙便打算透过邓玄之劝诱郝普。

此时,刘备得知孙权有意夺取南郡以南的荆州地盘,便亲自来到公安,命关羽带领三万兵至益阳争夺三郡。孙权当时正在陆口,节度众军,他一方面使鲁肃带领万人屯于巴丘,以拒关羽;另一方面发书传召吕蒙,令吕蒙舍弃收取零陵,迅速回军协助鲁肃对付关羽。[20]

吕蒙收到孙权要他勒兵回益阳的指示时,刻意将信件藏起,隐瞒此事,并于当夜召集诸将,教授他们方法。翌晨,吕蒙一方面指示军队直接攻城,另一方面著邓玄之进城游说郝普,并向他传送虚假军情,指刘备受困、关羽战败,外无援军,零陵孤城难守。邓玄之将吕蒙的说话具体告诉郝普,郝普果然被吕蒙所误导,答应投降。邓玄之先出城向吕蒙报讯,吕蒙预先敕令四个将军,各选百人,待郝普出城,便进城守住城门。不久,郝普出城,吕蒙亲自迎接他,并握着他的手,和他一起下船。寒暄几句后,吕蒙拿出孙权的书信给郝普看,更拊手大笑起来;郝普细阅书信内容,方知刘备已在公安,而关羽则近在益阳,对自己受吕蒙用心计所骗不战而投降感到羞惭怨恨,无地自容。

吕蒙尽得三郡后,便留孙河守城(一说是留守者孙皎,但《吴主传》中孙皎却跟随吕蒙兵援鲁肃[21],故留守者应为孙河,但孙河早已在204年与孙翊遭杀害)。自己即引军开赴益阳,与孙皎、潘璋及鲁肃兵并进,对付关羽。刘备因为曹操征服汉中了,感受到对自己的领地巴蜀有危机,刘备遣使向孙权重新划分荆州,孙权遣归郝普等人,以湘水为界割还零陵,另一方面赐寻阳、阳新为吕蒙之食邑[22]。

遒敏勇略

215年同年,益阳战后,孙权军队还师,出征合肥。但是孙军进攻不利,撤兵时更为曹军将领张辽等所追袭。吴军势急,吕蒙与凌统以死护住孙权,力保不失。217年,曹操治兵完毕,再次兴师伐吴,进军至居巢(今安徽巢县东北)。濡须口筑城中的孙权开始被曹操逼攻后退,后来孙权便以吕蒙为都督,据守早前建成的城坞,并设置万张强弓硬弩,以拒曹操。结果曹军所有先锋尚未安然立屯,便被吕蒙攻破,曹操迫不得已只好撤军。吕蒙累计大功,封为左护军、虎威将军[23]。

贤俊匿智

217年冬,鲁肃病故,吕蒙继其任,西屯陆口,接收鲁肃军万余人马,又拜为汉昌太守。先前诸葛瑾代孙权向刘备讨还荆州遭到拒绝,于是派鲁肃在益阳抵挡关羽,并在单刀会谈中怒斥刘备不守信以及关羽没有信义,结果刘备因为曹操来袭才被逼归还其中两郡。后来孙曹交战,关羽乘机与长沙郡的吴砀、袁龙起兵造反,最终被鲁肃平定。吕蒙与关羽分土接境,心知关羽骁雄难敌,又常有兼并之心,而且位居长江上流,恐怕目前互相拒守的形势难以久持。吕蒙则向孙权密陈计策,对孙权提出巩固国防战略夺还荆州的建议,如果不趁敌强大的时候图取,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24]。孙权听过分析,觉得吕蒙之策有道理,然而又向吕蒙表示有取徐州之意,吕蒙分析徐州虽然易攻取但却不易守御,应该先取荆州,完全占领长江南岸,才能争取与曹操对峙的最大优势。孙权听罢,亦觉吕蒙的说话恰当。吕蒙正式代替鲁肃时,一到陆口,便对关羽加倍殷勤,广施恩义,和关羽结下友好关系,为将来的军事行动作出准备[25]。

白衣渡江

219年,关羽攻讨樊城的曹仁,留兵将守备公安、南郡。吕蒙向孙权献策,对外宣称自己病危,在孙权的允许下还都休养,再以“意思深长,才堪负重”、“未有远名”的偏将军右部督陆逊代替吕蒙的位置,让关羽的后防松懈。吕蒙回建业后,关羽果然相信吕蒙病重,撤去后方的守兵,专心攻打樊城。当时,魏国任命左将军于禁引军救援曹仁,于禁军队却投降关羽,立刻将俘虏的万数人送回南郡,关羽仍然假借缺粮为名,擅自拿取湘关的米粮为军用。孙权闻此消息,便令吕蒙为大督,征虏将军孙皎为后继,进军南郡[26]。

吕蒙军队前赴寻阳,将精兵埋伏于小船中,令将士乔装成商人,日夜赶路来到江边停泊,烽火台守兵认为是商队而没有防备。夜暗时分,吕蒙发动奇袭,爬上大量的烽火台将关羽所设置的守兵完全生擒制伏,因此身在樊城战线的关羽对吕蒙的行动毫不知情。吕蒙成功袭取烽火台后,继而进发南郡,遣虞翻说降公安的傅士仁后,再利用士仁说服江陵的麋芳,最后出城归降。

心战者善

吕蒙入据城中,安顿关羽及其军队将士的家属,抚慰各军家属,又严令约束孙军士卒不得干犯城中百姓,更不能豪取强夺。其时吕蒙麾下一位军吏,是汝南人(与吕蒙同乡),因天雨牵连而擅取乡民的一个斗笠来保护官家铠甲。当时官铠是属于配给物资,士卒有责任保护获分配的物件不被损坏,吕蒙明白此人是为了维护铠甲,但却因此窃盗冒犯新订立的军令,亦自觉不能因为同乡的缘故便徇私枉法,于是垂泪下令处决此人。自此军中纲纪严谨,士卒都能做到路不拾遗。 吕蒙每天令人存恤老人,问他们有何不足,患病者赠给医药,饥寒者赐予衣粮。关羽家中府藏的财宝,吕蒙皆令先行保存,待孙权到再讲。关羽引军欲回后方期间,在道路上数次派人与吕蒙相通消息,吕蒙每次都厚待使者,让他周游于城中,向前线士卒的家属致问或投送家书。使者回到关羽军队后,士卒纷纷向使者询问家中状况,当他们得知家门无恙,所受的招待良好的时候,变得全无斗心。孙权在南郡,关羽见南郡已失,于是退走麦城。孙权派人劝降关羽,关羽假装答应,设旗立于城上,然后静静逃跑至漳乡。孙权知道便命朱然、潘璋在追击,结果关羽军队一路上出现解散脱逃情况,有的投降孙权军,最后军队尽散。最终被马忠擒获关羽父子,孙权打算再次招降关羽,其左右文臣对孙权说狼子不可养,曹操当年收留关羽今天换来迁都的恶果,孙权听后唯有下令把关羽父子斩首[27]。

臣死君忧

吕蒙成功夺得荆州后,孙权于公安大会上宣告吕蒙为南郡太守,封孱陵侯,赐钱一亿[28],黄金五百斤。吕蒙以身体虚弱多病请辞,孙权不许,更笑曰:“擒捉关羽成功,全赖子明设谋,如今大功已经成就,未受赏赐,何必多虑?”于是特别派遣军队鼓吹庆贺,为吕蒙挑选虎威将军辖下的官属,与及作为南郡、庐江二郡太守的威仪器物。拜封完毕吕蒙返回军营,兵马前后相从,军乐沿路鼓吹,光耀万分。东吴史学家韦昭作鼓吹曲《关背德》,大赞孙权英明任用吕蒙,一举夺取荆州铲除关羽、蛮族来朝的盛景。 可惜的是,还未正式封爵位,吕蒙却突然病发,孙权当时仍在公安,特地将吕蒙置于内殿,千方百计为他医治,又以千金悬赏,招募能治愈吕蒙疾病的人。孙权为此情绪低落,想随时留意吕蒙的病况,但又恐怕阻碍他歇息,于是在别室的墙壁上凿了个小洞,以便观察吕蒙。每当看见吕蒙稍能进食,孙权便为之大喜,言笑欢畅;当吕蒙病况转重,孙权便会心烦失眠。某次,吕蒙之病曾有相当程度的改善,孙权更为此下达赦令,聚集群臣一起庆贺。 然而不久后吕蒙病况急转直下,孙权亲自探望,命道士为吕蒙求命祈福。吕蒙临终前向孙权交代后事,将重任交予朱然、陆逊,便于内殿病卒,得年四十二岁。孙权极其哀痛,因而憔悴。吕蒙未死之时,其毕生所得的金宝享赐尽付于府藏,令家人在他命绝之日皆上还,丧事务要简约。孙权闻知此事,悲痛更甚[29][30]。 吕蒙儿子吕霸承袭其爵位,又得守墓者三百家,复田五十顷。吕霸死后,其兄吕琮承袭侯位。吕琮死后,其弟吕睦嗣任。《三国志》记载孙权与吕蒙亲厚的君臣关系,如《朱然传》中有“权意之所钟,吕蒙、凌统最重”之语[31];《朱据传》又有“权咨嗟将卒,发愤叹息,追思吕蒙、张温,以为朱据才兼文武,可以继之”之语[32]。

时人评价

吕蒙的军事才能备受三国时人的认同。陈寿在《三国志·周瑜鲁肃吕蒙传》末评曰:“吕蒙勇而有谋断,识军计,谲郝普,擒关羽,最其妙者。初虽轻果妄杀,终于克己,有国士之量,岂徒武将而已乎!”[33] 鲁肃曾赞扬吕蒙勤学有进境:“吕子明,吾不知卿才略所及乃至于此也。”[34]裴注引《江表传》亦载鲁肃语:“吾谓大弟(吕蒙)但有武略耳,至于今者,学识英博,非复吴下阿蒙。”[35] 孙权鼓励吕蒙读书,事后亦欣赏其成果,他曾说:“人长而进益,如吕蒙、蒋钦,盖不可及也。富贵荣显,更能折节好学,耽悦书传,轻财尚义,所行可迹,并作国士,不亦休乎!”[36] 当庐陵贼寇肆虐,诸将讨伐不果时,孙权认为吕蒙有足够的才能处理此事,因此他说:“鸷鸟累百,不如一鹗。”[37]以表示他对吕蒙能力有充份信心。 孙权某次跟陆逊谈论到周瑜、鲁肃及吕蒙时,形容吕蒙:“子明(吕蒙)少时,孤谓不辞剧易,果敢有胆而已;及身长大,学问开益,筹略奇至,可以次于公瑾(周瑜),但言议英发不及之耳。图取关羽,胜于子敬(鲁肃)。

后世评价

后世文献中,亦十分欣赏吕蒙能靠自身努力而在军事上有所表现,与及他跟孙权所秉持的那份君臣情谊。《晋书》载陆机语:“周瑜、陆公、鲁肃、吕蒙之俦,入为腹心,出为股肱。”[39] 《晋书》载邓骞向甘卓语:“武昌既定,据其军实,镇抚二州,施惠士卒,使还者如归,此吕蒙所以克敌也。”[40] 《晋书》载张骏遣参军麹护上疏时提到:“且韩信之举,非旧名也;穰苴之信,非旧将也;吕蒙之进,非旧勋也;魏延之用,非旧德也。盖明王之举,举无常人,才之所能,则授以大事。”[41] 《晋书》载慕容廆致书陶侃时提到:“不知今之江表为贤俊匿智,藏其勇略邪?将吕蒙、凌统高踪旷世哉?”[42] 王嘉:“吕蒙读书,开西馆以延杰髦,共相扢扬,识见日进。”(《拾遗记·卷七》) 《旧唐书》载魏元忠语:“若陈汤、吕蒙、马隆、孟观,并出自贫贱,勋济甚高,未闻其家代为将帅。”[43] 孙元晏:“幼小家贫实可哀,愿征行去志难回。不探虎穴求身达,争得人间富贵来。”(吴十七首) 《宋史·列传第九十三》论曰:“昔孙权劝吕蒙学,文武岂二致哉!”[44] 洪迈:“孙吴奄有江左,亢衡中州,固本于策、权之雄略,然一时英杰,如周瑜、鲁肃、吕蒙、陆逊四人者,真所谓社稷心膂,与国为存亡之臣也。自古将帅,未尝不矜能自贤,疾胜己者,此诸贤则不然。孙权初掌事,肃欲北还,瑜止之,而荐之于权曰:‘肃才宜佐时,当广求其比,以成功业。’后瑜临终与权笺曰:‘鲁肃忠烈,临事不苟,若以代瑜,死不朽矣!’肃遂代瑜典兵。吕蒙为寻阳令,肃见之曰:‘卿今者才略非复吴下阿蒙。’遂拜蒙母,结友而别。蒙遂亦代肃。蒙在陆口,称疾还,权问:‘谁可代者?’蒙曰:‘陆逊意思深长,才堪负重,观其规虑,终可大任,无复是过也。’逊遂代蒙。四人相继,居西边三四十年,为威名将,曹操、刘备、关羽皆为所挫,虽更相汲引,而孙权委心听之,吴之所以为吴,非偶然也。”(《容斋随笔》) 程公许:“蜀将如关、张、庞统,吴将如周瑜、鲁肃,志长命短,天下重惜之。而马超、黄忠、赵云、费祎、吕蒙、程普、步骘、甘宁辈皆智勇绝伦,足以当一面。”(《沧洲尘缶编·卷十四》)

兄弟姊妹

吕氏,吕蒙的姐姐,邓当的妻子。

邓当,吕蒙的姐夫,孙策的部将。

吕琮,吕霸之兄,在吕霸死亡后继承了孱陵侯的爵位。 吕霸,吕蒙之子,在吕蒙死亡后继承了孱陵侯的爵位。 吕睦,吕琮之弟,在吕琮死亡后继承了孱陵侯的爵位。

后人

吕僧珍,南朝梁开国将领。 吕珂,唐朝末年杨行密部黑云都指挥使。 吕师周,唐朝末年杨行密部将,后投马殷,官至宰相。 吕师造,唐朝末年杨行密部将。

武将

五虎上将—赵云

2021-11-27 11:45:05

官员武将

东汉末年—周瑜

2021-11-29 11:38:53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