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郡的“顾陆朱张”四大家

公元195年,孙策渡过长江,陆续平定了江东六郡。奇怪的是,孙策贵为一方霸主,当地大族却不跟他合作。尤其是吴郡的“顾陆朱张”四大家,他们非但不搭理孙策,甚至还想冲他吐口唾沫!可这又是为啥呢?

第一,江东大族对孙策十分轻视,因为他们家在江东没地位。他祖父孙钟是种瓜的,到他爸爸孙坚才开始以军人身份進入仕途。东汉以来,崇尚门第的风气已经盛行,孙坚当上长沙太后,琅邪的王睿仍然瞧不起他,至於孙策本人,更亲自领教过陆氏的冷落轻视。

第二,孙策的政治形象很糟糕,因为他和他爸爸都曾是袁术的部署,而袁术又是第一个蹦出来称帝的“乱臣贼子”。

第三,作为江东大族的领袖的陆氏,跟孙策有仇。想当初,孙策曾特地到庐江拜访陆康,陆康却懒得理他,仅以主簿接待,弄得孙策恨之入骨。后来,孙策奉袁术之命攻打庐江,竟把陆家百余口宗族折腾死一半,陆康亦因病而亡。这一出,让吴四姓对孙策相当讨厌。

第四,孙策在江东的数年间,中原群雄经过连年混战,只剩下曹操和袁绍两个大的。孙策恰好在两雄对峙的空隙中奠定了江东基业。所以他生前,压根也没把拉拢江东大族太当回事。

然而,孙策死后仅数月,曹操即取得了乌巢之战的胜利。袁绍刚一失势,曹操立刻瞄上了孙权。随着曹操在北方的节节胜利,他对孙权施加的压力也不断增加。

202年,袁紹死去,曹操马上要求孙权送长子孙登入质许昌。与此同时,扬州刺史刘馥也抵达合肥,开始布置对江东用兵的前沿阵地。除此之外,孙权还面临着黄祖的威胁,处于两面受敌的不利局面。

在内部,孙权也面对着山越作乱、李术反叛、孙辅通敌等一系列焦头烂额的问题。如果再得不到本土大族的输血,这个年轻的政权就会因气血不足、不接地气而烟消云散。

于是,孙权采取了一手硬、一手软的策略,尽全力争取江东大族的支持:一方面,对于那些实力不太强、且拒绝合作的“小豪强”,孙权坚决消灭,比方乌程沈友就这么没了。另一方面,对实力强盛的吴四姓,孙权则全力笼络,极尽优荣:

第一,联姻。孙权把孙策的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顾雍之子顾邵,一个嫁给了陆逊;他又把自己的小女鲁育,嫁给了朱恒之弟朱据。同时,他又让自己的兄弟,娶了顾家女子为妻。

第二,授予实权。孙权以顾雍为会稽郡丞,将政务全权交给他处理,并亲至顾家拜访其母,一时传为美谈。对年轻的陆逊,孙权也“数访世务”,谦恭的不得了。山阴贺齐任新都郡守,讨伐山越有功,凯旋后,孙权亲自欢迎,仪式异常隆重。

第三,确立领兵制,允许大家族自建武装。比如朱桓,曾在吴郡、会稽两地征兵,得万余人。张温也曾领兵5000讨伐山越。陆逊更加夸张,在讨伐山越和平定农民起义的战争中,陆逊卷掠到的兵丁高达数万人。

这些饱含诚意的“阳谋”,博得了江东大族的欢心。他们逐步放松了戒备,对孙氏政权敞开了心房,而孙权所面临的严峻的内外形势,开始出现了转机。

首先,山越作乱不再是个问题,反而变成一个开发项目:孙权改变了兄长的剿灭策略,转为与大家族合作,掠取山越的人口,用以补充农户和军人的数量。如此,既能削弱山越反抗的意志,又得到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大家族们也在开发过程中越来越强。

其次,江东大族的加盟,终于使飘在天上的孙氏集团落到了地上,不仅给他续了命,还帮他实现了本土化,统治集团的内部形态也逐步稳定。如此,孙吴所统治的江东,终于有了个“王国”的样子。

第三,内部问题解决后,孙权终于可以抽出手来收拾外敌。203年,孙权初征黄祖,破其水軍。207,再攻黄祖,抢走了不少民众。次年,孙权三征黄祖,终于将其杀死,还抢来数万口男女。同年秋,曹操的几十万大军攻占荆州,赤壁之战爆发。

赤壁之战中,孙权沿用了老方法:即依靠江东大族稳定内部秩序,自己则亲自率军迎击曹操。他之所以敢于带着三万人远离腹地作战,与江东大族全力拱卫后方不无关系。而此战的胜利,更增强了大家族们对孙权的信心。

13年后,又爆发了夷陵之战。此时,周瑜、鲁肃、吕蒙等人已相继死去,陆逊光荣出任吴军主帅,他大破刘备大军于猇亭,将长江中下游尽数收入吴国囊中。这场胜利,也标志着孙权和大家族们的甜蜜关系达到了高潮。之后,他们就要开撕了!

名人趣事

东汉朝堂郎中杜根上奏太后邓绥

2021-11-25 12:24:16

名人趣事

朱元璋与丞相胡惟庸

2021-11-25 15:27:14

搜索